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暖才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潜规则

正文 第 28 部分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罨慈视凶约旱墓⑿菹ⅲ嵋滓才霾坏矫妗?br />

    “景瀚电话里说,他有朋友帮忙,订好酒店了,不在家住。”

    这时孙俏挂了电话,说:“景瀚哥哥说是明天下午三点半的飞机到北京,他还说想吃正宗的芥末墩和烤鸭。”她拍一下李慕凡,道:“到时候你请客啊!”

    “这是当然。”

    “我小时候景瀚哥哥对我可好了,他身上就五十元钱都给我花了,带我吃小笼包和生煎包,还有冰淇淋,还有话梅。”

    李慕凡捏捏她的鼻子,道:“你到是不难养,这么容易满足。”

    “切!”孙俏一扭脸,道:“反正就是特别的好。”

    “比我对你还好?”

    “比你好多了!”

    孙父笑笑说:“俏俏,你还记得你小时候说过要嫁给景瀚哥哥嘛?”

    说起孙俏的童年趣事,孙母也笑,“是啊,不让嫁还哭鼻子呢!”

    李慕凡瞪她一眼,孙俏觉得很可笑,“咯咯咯”的笑出来,“记得啊,因为景瀚哥哥是我见过最英俊的人。”

    李慕凡当时就有点吃醋,不过当着孙父孙母的面,还要装一装。

    吃完晚饭,孙俏把李慕凡送到车上,李慕凡不叫走,把车开到黑灯瞎火的地方,将座位放倒,抱着孙俏就是一通猛亲。

    孙俏咽着他的口水,呜呜的小声叫,李慕凡手摸到她内衣里,抓住一边丰满的**,捏弄**,孙俏喘出声来。

    “你哥特好看?比我还好看?嗯?”

    “你干嘛?吃醋啊?”

    李慕凡挪了嘴儿,含住她的**,吸了吸,用牙齿小劲儿的啃咬,孙俏的脚趾都痒的蜷缩起来,不住的推他的头:“别闹了……讨厌!”

    “快点说!”李慕凡把她一边**啃的**的,又去弄另一边,两只大手抓着两边**聚拢,挤出一条深沟,轮流舔吸。

    孙俏又痒又麻,酥酥的电流通过身体,下体逐渐湿润,“嗯……我景瀚哥长得很像老外,眼眶很深,睫毛有这么长……”她拿手比划一下,然后摸摸李慕凡的鼻子,道:“鼻子也很挺拔。”

    “长得像老外你就想嫁给他?我决定判你崇洋媚外罪,关起来伺候我!”他的手往下探,去解她的裤子,被孙俏一把抓住:“别胡闹,这是大街上,让人看见怎么办?”

    “不会有人看见的,车窗都是涂了膜的……”李慕凡用嘴盖住她的反抗,深深的吻下去,勾逗舌尖儿,“我想你了!特别特别想,要不信,你摸摸……”他拉着她一只小手放在胯间,孙俏愕然的发现,那里已经隆起一个大鼓包,又硬又挺。

    第七十五章 大舅子

    “还是不要吧?”孙俏把小手挪上来,抵着他的胸口,外面都是来来往往的车辆,他们这辆车就停在路边,那么明显,多不好意思。

    “没事,不会有人看见的。”李慕凡挪过身体,牢牢的压住她,将她的下身剥光,只余一条小内裤,孙俏感觉皮肤都暴露在空气中,更加的不好意思,把自己缩的像只虾米。

    她想想压在身上的罪魁祸首,打他一下,“你非得现在要啊?”

    李慕凡拉住她的拳头咬一下细滑的手背,“明天你家的亲戚全到了,你就不自由了,我想拉你出来亲热,也没功夫啊!”

    他低下头去,掀起她一条雪白的大腿,用微微刺人的胡须去磨,孙俏痒的要缩,他的舌头卷过来,挑起内裤的边缘,刷上她的蜜唇……

    “讨厌!不要亲那里!”孙俏推着他的脑袋。

    李慕凡把舌尖住里钻,挑出一丝晶莹的粘液,含在嘴里吞了,闷着声说:“怎么不要?我偏要!”

    他一手向上游走,摸到她上衣里,抓揉她的**,指尖在**上转磨,孙俏听着他舔弄下面的声音,又紧张又羞涩,偏偏身体很不配合,水儿越流越多,她想夹紧双腿,又被他拉开,他含住两片**吸吮,亲亲的“唧唧”响。

    “别闹了!讨厌!”

    “好,这可是你让我直接上的啊!”李慕凡坏笑,弯着腰把皮带解开,叠成两折,顶着孙俏的小下巴,抬起,道:“妞,看爷怎么干得你求饶!”

    孙俏把他的皮带拨到一边,说:“你什么爷啊你!就一流氓!”

    李慕凡这时把牛仔裤的拉链拉下来,手伸进出掏出**,他一米九几的个头,生殖器也很匹配,孙俏想起每次被它入侵的滋味,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可是蜜水却流的更厉害了,因为没有衣物的庇护,已经流到气车坐椅上。

    他拿了一个靠垫,将她的腰垫起来,然后半俯着身子压过来,孙俏闭上眼睛,感觉他那蘑菇头一样的**贴住两片**顶开,又热又烫……李慕凡往后撤一下腰,再向前一挺,顶入一个头,孙俏的眉头皱起来,他马上停下,关切的问:“怎么,弄疼你了吗?”

    “你可不可以不要那么突然?”

    他亲亲她的嘴唇,哄着:“我以为已经很湿了……我慢慢的啊……”

    其实并不是很疼,就是很突然,好像做过山车,一下子就倒过来失重的感觉,因为**被粗壮的家伙瞬间撑起来,塞得满满的,心里没有底,有点怕被伤害。

    李慕凡慢慢的抽动起来,一寸一寸的进攻,直到全被孙俏吞纳和淹没,结合的滋味太美好,以至于他就想这样下去,永远不用出来,他弯起她的腿,稍微加快撞击速度,孙俏小声的哼唧一下,说:“你的拉链!”

    他没有把裤子全脱下来,就这样把**插入,细嫩的女性私处被裤子拉链偶尔刮到,又凉又刺。

    李慕凡把裤子往下退,到大腿的中部,又重新插入她,抱着她的细腰猛顶胯部,**在里面搅动,他快速**几下,就往里深入一下,深入的那一下,孙俏觉得灵魂都要出窍了似的。

    “轻点……轻点……”

    “嗯,我知道……嗯……”

    两人几乎只用肢体交流,车箱密闭的空气中只听见“唧唧滋滋”的声音从结合之处传来,孙俏的身体被他顶撞的一晃一荡的,只得用手去抓车顶处的扶手,以免头部撞到后面的椅子背。

    李慕凡把她的上衣撩起,让两个**露出来,真是又白又嫩,而且在他抽动**的时候,随着身体甩来荡去,曲线勾人。

    这时车内寂静,外面却传流不息,两个穿着X中校服的学生上完晚自习路过,其中一个说:“靠!悍马!最次的也得80万呢!”

    另一个道:“车身真高,这大轮胎,真气派!”

    第一个发话的学生这时敲敲车窗,道:“油钱还贵呢,买的起还要养的起,看看人家,这叫有钱人!”

    孙俏搂紧李慕凡的脖子,吓得大气不敢喘一声,李慕凡闷哼一声道:“别夹那么紧,你是我要现在交枪吗?”

    “有人,外面有人!”

    “放心,看不见!”他安抚她,下身不停,屁股快速耸动,“就两个小屁孩,毛还没长齐呢,没事!”

    外面小孩又道:“这车泡妞,一泡一个准!”

    孙俏“扑哧”一声乐了,李慕凡气得瞪眼,含住她一颗**,刺激下腹的猛激**,道:“严肃点,**呢!”

    “轻点……轻点……”

    他轮流吸吮两边**,舔弄的**的,一些口水沾在孙俏的胸口处,这时他抬起头,握住她的大腿叠起,压到腋窝处,眼睛看着自己的**捅插她,她那娇滴滴的小嘴儿,没有毛的**,吸吸弄弄着大**子,皮儿绷的好像透明似的,**被干的翻入卷出,场面刺激极了,李慕凡低吼一声:“哦,我要射了─!哦……”

    孙俏只觉得他猛的一顶,那**像钻到她心尖上了似的,紧接着一股热流激射而入,李慕凡倒下来,趴在她身上喘气,孙俏两条大腿敞开着,因为他的动作一直合不拢,这时觉得累了,又酸又软,只能交叠在他背上休息。

    “好吗?舒服吗?嗯?”

    “快点起来,重死了!”

    李慕凡在她嘴唇上咬一下,“好吧,这次先放过你。”他把**拔出来,抽出盒纸抹一抹,将拉链拉好,又替孙俏清理,“你看你流那么多水儿,这会儿还汪着呢。”

    他细心的将精液抹干净,帮孙俏穿上裤子,内裤被他揉巴的不成样子,蕾丝边上还被他坚硬的拉链给刮了一个洞,孙俏看到后没好气的瞪他一眼,李慕凡道:“这巴掌大的小东西就是不结实,回头咱换成铁的。”

    “贫死你!”孙俏在他额头上弹了一下,李慕凡恢复了座椅,两个人又聊了会儿天,就各回各家。

    第二天阮修岳十点到了李慕凡的公寓,看他还在挑衣服,拍了拍他的背:“哥们,怎么着,要走秀啊?”

    “孙俏有个什么堂哥,上海人,据说帅的二五八万的,咱不能给北京人丢脸不是?”

    阮修岳拿起他的衣,参与意见,“这件不好,太显肌肉了,像打架的,你还是搞的斯文一点,万一孙俏很重视他哥的意见呢?你是去选美还是见大舅哥?这个问题得考虑好了。”

    “得,还是穿白衬衫吧,永远不出错。”

    最后选定的是一件偏休闲的白衬衫,定制成衣,比较低调,但细节处见真章,每一颗扣子都是用纯银手工打造,阮修岳知道这件衬衫是五位数起,道:“还真没见你这么在意过外表。”

    李慕凡一直是大帅哥一名,圈子里人有时开玩笑说,李慕凡就是穿麻袋片都有女孩子倒追到家门口,扮成乞丐都是没落贵族。

    两人收拾好,接孙俏出来吃饭,孙俏下楼的一瞬间,阮修岳都愣了,她穿一条纯白的连衣裙,高腰娃娃款,长度到大腿中部,就是那种再长一点就稍保守,再短一点就稍暴露的长度,挺挠人心的,有点小性感,又不失清纯,两条大长腿晃啊晃的,让人惊艳!

    李慕凡一下子捂住哥们的眼睛,道:“非礼忽视!”又对孙俏说:“怎么穿这么件衣服,赶紧给我换了。”

    孙俏打量一下自己,很好啊,袖子不短,领子不低,裙子在膝上二十公分,挺端庄的。

    阮修岳把李慕凡的手抓下去,笑道:“都穿出来了,还怕人看啊?”

    孙俏不理他们两个胡闹,自行开门上车,李慕凡甩下好友,打开驾驶室,一把搂住孙俏:“我亏死了我!”

    “别疯啊!我原来怎么不知道你这么能闹?”

    “裙子太短了,再加长一截差不多,听话,咱们上去换一件。”

    “就不,我爸都没提意见。”

    阮修岳看小俩口争执,觉得很有意思,这时他接到一个电话,翻开手机,到一旁接听。

    “李叔叔?”

    “我上次和你说的事情怎么样?”

    “没问题,我看阿慕也觉得挺可行,最近就要开始找人投资拍摄,但报批过审的事情可能您还得帮着我们一点。”

    “这有什么,都是自己的孩子,不帮你们帮谁。”李淮仁把电话换一只耳朵听,接着说:“不过呢,阿慕这孩子一直挺独立,不愿意沾我的光,你们好好干,不用提我。”

    “明白,您这也是用心良苦。”

    “这孩子订婚都不找我要钱,我总觉得过意不去。”

    阮修岳收了线,觉得李淮仁真是个好父亲,李慕凡这家伙身在福中不知福,老和他老子唱对台戏,记得有一次李淮仁在台上做工作总结报告,全国直播,他当时在新闻里看见了,说:“阿慕,你老子气质真好,声音冷静持重,要当国家主席多给咱争光啊!”

    李慕凡“嗤”之以鼻,扔下一句:“衣官禽兽。”就拿着摇控器换台。

    当时他说:“行了,阿慕,你妈妈当了六年植物人,你爸不离不弃,挺不容易的。”

    “哼,当官的不是不想换老婆,是怕影响坏,怕脱官衣,拿不着纳税人的钱!你以为你了解他?”

    阮修岳见劝不了他,也就做罢。

    三个人到豆捞坊吃火锅,调料是自助式的,孙俏每一次起身,都吸引眼球无数,李慕凡咬牙切齿,就差清场了。

    吃到半截,李慕凡正把虾滑捞进孙俏碗里的时候,过来一个女客人,很有礼貌的寻询:“请问你是不是世姐?那个叫孙俏的?”

    孙俏愕然,李慕凡也愣住了。

    阮修岳反应奇快,对孙俏说:“你看看,我就说你和世姐长得像吧?赶紧帮人家签名,过一把名人瘾。”

    客人以为自己认错人了,连忙道:“不好意思啊,认错了,打扰你了。”

    她就坐在孙俏他们这桌的斜前方,隔大概七八米的样子,这时还听见那一桌有人嘀咕:“真是太像了,可惜不是。”

    “可惜什么呀,她比孙俏还漂亮呢,人家没化妆,皮肤真好!”

    “是啊,还那么高的个子,我看有一米八。”

    “孙俏好像也没有一米八,资料上报的是一米七七。”

    孙俏苦笑着拉拉嘴角,问:“这样好吗?”

    阮修岳道:“你要是不想被人围观,最好还是保持沉默。”

    吃完饭,三个人去台球城打了一会球,看时间差不多就直奔机场,李慕凡对孙俏说:“你还是戴上墨镜,机场有时候会有媒体。”

    即便不是刻意来挖你的新闻,也没准稍带着给你写个“花边”。

    飞机正点落地,但可能是取行李耽误了,三个人在机场坐了四十分钟,不过孙景瀚落地的时候打过一个电话,让她不要着急。

    孙俏坐不住,一会就去出口看一下,李慕凡也由她,自己坐在星巴克这边和阮修岳聊天。

    “哇,还好是大舅子,要是没血缘你就悬了!”

    “啊?你说什么?”李慕凡没明白。

    阮修岳一拍大腿,往前一指:“整一基努李夫斯加本阿佛来克!”

    他向他指的方向看去,一个相貌出众的男人把手搭在孙俏肩膀上,两个人姿态亲蜜的说话,旁边还有几个人,看来是孙俏的亲戚们到了,李慕凡赶紧拉着阮修岳起身。

    孙俏看见他走过来,有点忸怩,但还是一一介绍:“这是我大姑姑,上海叫‘娘娘’,大姑夫,小姑姑,小姑夫,这是大伯伯,还有,这是我景瀚哥哥,他们都对我可好了。”

    李慕凡一一打过招呼后,才开始观察这位大舅子。

    孙景瀚一双浅棕色的眼睛,眼皮很深很宽,鼻梁高挺,真的很像老外,最起码也是一个混血儿的样子,正如孙俏的形容,他外表很出色,李慕凡承认他的气势一点不会输给自己,即使高度上自己更胜一筹。

    “你好!”

    “你好!”李慕凡露出一口白牙,礼貌的接过行李,帅先往外走。

    孙景瀚给孙俏挤挤眼睛,手在她头发上一揉,道:“小丫头,还挺有眼光的。”

    孙俏笑道:“哪啊,是他有眼光才对嘛!”

    后面小姑姑说:“就是嘛,我们孙俏丫头,长得咧,老精神!”

    孙俏见到亲戚,越发的活跃起来,在机场一蹦一跳的,她穿的鞋子有两公分的小跟,孙景瀚的手往前伸,自然的牵住她,“别跳,小心崴脚!”

    阮修岳手肘向李慕凡顶了顶,道:“嘿!大舅子给你示威呢,拉你媳妇小手了!”

    李慕凡怒瞪他一眼,道:“你丫纯洁点行吗?”

    这时孙俏有电话进来,是家里来的,她翻开接听,自然的松开孙景瀚,“哦,妈妈,对对,都到了,我一高兴忘了给您去电话了……”

    孙景瀚打个手势,把电话接过来,一边和孙母说话,一手又去牵孙俏的小手,孙俏一愣,但是想了想,哥哥原来就是这么拉着自己走路的,也没有什么不对,就释然了。

    李慕凡见那个大舅子一直把孙俏拉到停车场,还没有放开的意思,觉得有点碍眼,一上车就把他分配到阮修岳车上去,哪知孙景瀚朝孙俏招招手,道:“过来陪哥哥坐,哥哥只呆五天,男朋友什么时候陪不行啊?”

    孙俏朝李慕凡做个鬼脸,也上了阮修岳的商务车,等拉到下榻的饭店,孙俏和亲戚上去拿带给孙父孙母的礼物,阮修岳添油加醋的刺激李慕凡,道:“哎呀,那个大舅子,和你媳妇感情真好,上车就搂着你媳妇的腰,还帮她顺头发,就这样……这样……”

    李慕凡没好气,瞪他一眼,道:“你打了鸡血别往外喷!”

    此时,孙俏和孙景瀚正站在客房的走廊上,孙景瀚道:“好久不见了,小丫头,都当世姐了,那时候离开上海时才那么一点高……”他比划一下,然后敞开怀抱,“来,让哥哥抱抱!”

    孙俏走过去,孙景瀚紧紧的拥抱她一下,随即放开,改捧住她的小脸,额头贴着额头,感概地说:“时间过的真快,你都要结婚了。”

    “不是结婚,是订婚,结婚还得两年吧!”

    孙景瀚再次拥住她,头枕在她肩膀上,“都一样,我都有一种嫁女儿的感觉了。”

    孙俏“扑哧”一乐,道:“哥,你才多大岁数,能有我这么大的女儿?当心我爸不干。”

    “你还记得你小时候吗?胆子忒大,拉着鸭子车到处跑,也不和大人打招呼,我找你找的天都黑了,那时候路灯也不亮,结果一脚踩空掉到一个没井盖的井里,胳膊缝了十七针。”

    孙俏也想起来,连忙翻起孙景瀚的袖子,她也不记得是那边胳膊,就都卷起来,在他的左手臂上,有一条细长的伤口,肉已经长好了,但还留着缝针的痕迹。

    那时候她小,不懂事,也不知道心疼人,这会看见还挺触目惊心的,闷闷的开口:“哥,对不起……”

    “傻丫头!”他把孙俏推开一点,印一个吻在她的眉心,道:“以后你再走丢,会有别的男人替我着急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第七十六章 醉酒

    同北京比较起来,上海这个大都市更加繁华和商业化,所以一些市民对物质的追求也就更高,打个比方,如果在北京看到一个女孩子挤地铁,背一个LV的新品包包,那有百分之八十五以上的机率是仿冒品,而在上海,即使是挤公交的女孩子,她身上的LV都有五成以上的把握会是真品。

    在北京,收入过万的女孩子,都不一定能下决心买一个超过八千元的包,而在上海,可能收入几千元的小白领,就会攒几个月的薪资去买一个爱玛士。

    这样的地域差距,也就造成了孙俏的两个姑姑,对李慕凡的穿着打扮,配饰座驾,也要品头论足一番。

    晚上出门吃饭,因为不用再装行李,又是人家家宴,阮修岳就打个招呼走了,李慕凡驾车,孙俏坐在副驾驶,后面坐五个人正好。

    到了三环外一个叫“丝路”的高端会所,李慕凡把车交给泊车小弟,准备带着孙俏和亲戚们先上楼,正在这时,就听后面有人叫道:“俏俏。”

    孙俏一回头,看到前面有警车开路,后面跟着一辆奥迪十分眼熟,漆黑的车身通体发亮,在阳光下尽显冷峻不凡,这时孙母开门从车上下来,向她招手。

    “妈!”

    大姑姑笑道:“是嫂子。”孙母赶过来,和大小姑子,还有孙俏的两个姑父握手寒暄,亲热的不得了,小姑姑说:“老适宜呃,有小汽车接送。”

    孙母有点不好意思,但心里的得意还是有的,毕竟女儿嫁的好嘛,就道:“哪里,是庆家看老孙腿脚不方便,才叫车送一趟。”

    后面李淮仁的二秘和司机把孙父抱到轮椅上坐好,推过来。

    李慕凡看人齐了,就道:“那上去说话吧。”

    孙影瀚点点头,顺手搭在孙俏背上,“走吧丫头。”

    李慕凡气闷的在头前引路,心里道,好你个孙俏,就不知道咱俩才是一家子!

    到了包间里,照例还是先上水果,一人面前摆一个精致的长盘,中间是南瓜做成的小鱼,活灵活现,左边杯子里装的是鲜芒果做成的小球,上面淋着酸奶,右边是切成片的奇异果,造型精美,创意有趣。李淮仁的二秘忙前忙后,一通张罗,会所的两个有着军队背景的老板出来接待,大姑姑眼睛里的羡慕就甭提了,这年头,有钱是小事,一个砖头砸死十个董事长不稀罕,关键是要有权。

    孙景瀚和李慕凡闲聊,孙父孙母招待亲戚们吃水果,小姑姑便拉着孙俏的手悄悄道:“俏俏,听说你这个男朋友,他们家好像是做官的?”

    孙俏不知道父母怎么说的,但她并不想沾李淮仁的光,说:“就是个公务员。”

    “我们家俏俏真谦虚,你妈说你公公是大部长呢。”

    孙俏哀怨的看了母亲一眼,可她这会正和大姑姑、姑父聊世博会呢,根本顾不上这边。

    李慕凡看李淮仁的二秘忙的差不多,会所的两个老板也走了,适时的递过一根烟,“刘叔叔,今天麻烦你了。”

    别看现在这位刘宗林只是个处级干部,如果李淮仁升上去了,他很有可能调任某一城区当个区长,那就是副局级干部了,而且他才三十五岁,正是年轻有为,前途不可限量。

    “哪里哪里,部长今天有个重要会议,你姜叔叔也走不开,我要是招呼不周,你别介意啊!”

    李淮仁现在的一秘叫姜长安。

    孙父这时插话进来,“本来今天应该在家吃的,我们老两口菜都准备了,结果李部长不同意,到给您添麻烦了。”

    刘宗林道:“在家吃,又得做又得刷,太辛苦了,这里吃也挺好,又省心。”

    孙景瀚看李慕凡陪着刘宗林、孙父聊上了,就转坐到孙俏身边去,问道:“和小姑姑聊什么呢?”

    小姑姑道:“也没有什么,在说她未婚夫呢!”

    孙景瀚含笑看着孙俏,道:“小丫头挺有眼光的。”

    “可不是嘛,人家不穿名牌,但哪一样也不比名牌便宜,还透著有品味。”

    孙俏心里偷笑,小姑姑这都看出来了?又和孙景瀚对视一笑,并不答话。

    开席少不了喝酒,李慕凡回去还要驾车,早早的换成了茶水,自然就没人灌他,刘宗林是代表李淮仁来的,当然要招呼好客人,他是见过世面的,酒量也是成正比的厉害,从上海来的亲戚,从男到女,从老到少,谁也跑不了。

    刘宗林说:“一年也难得喝这么一回,大喜事谁家也不是天天办,来来来,孙俏她姑,还有她姑父,一定要喝。”

    李慕凡帮孙俏夹菜:“你别起哄啊,咱们明天还办喜事呢,看他们喝就行。”

    孙俏去抢孙景瀚手里的酒杯:“哥,你少喝点吧,酒不是水,喝多了没好处。”

    孙景瀚和别人不一样,别人喝完了脸发红,酒气也就随着散了,他喝完脸发白,让人担心。

    孙景瀚见孙俏关心,扶着桌子站起来,一手来拉孙俏,道:“来,咱们兄妹也喝一杯,算哥哥没白疼你。”

    孙俏拿着酒杯站起来,和他轻轻一碰,孙景瀚好像是醉了,眼睛的焦距不够清晰,看在李慕凡眼里,就和放电一样,那么暧昧,他不禁胸中不快,而人家可不管他表情变不变的,大大咧咧的把手搭在孙俏肩膀上,一会儿还在背上揉一下什么的,小动作挺多。

    两人喝完一杯,孙俏见孙景瀚脚步有点虚,赶紧帮他把杯子接过来放到桌上,孙景瀚也确实被刘宗林灌的够呛,借着孙俏的力才能站稳,他一会儿觉得头上的水晶大灯好亮,照得人头发晕,一会觉得天旋地转,脑袋好沈,就把所幸脸靠在孙俏肩膀上,带着酒精的热气轻轻吹拂着她的鬓发,嘴唇不经意的划过孙俏的耳根。

    怎么可以这么亲蜜!

    李慕凡忍无可忍,觉得他在耍酒疯,一把拉过孙俏,孙景瀚失去支撑晃了一下,就要摔倒,他赶紧过去一把扶住。

    “我哥好像醉了。”

    小姑姑说:“没想到他一个年轻人酒量这么浅,还不如我们老的呢。”

    刘宗林也笑道:“是啊,不过啊,会喝醉的人实在、好交。”

    李慕凡翻个白眼,心想,他喝醉不用你管,你当然没事人似的。

    孙俏道:“先扶我哥到沙发上坐一会儿。”

    “我看直接送回酒店吧,我爸的司机在下面呢,等散席一起走到不好照顾。”

    孙俏想想也是,就说:“那你留下陪我姑姑、姑父,我和司机去送?”

    “你能弄得动他?”李慕凡撑起孙景瀚一米八五的大个子,到也不算太费劲儿,要是孙俏,可就困难了。

    孙父点点头,道:“你们去送吧,景瀚和他爸一样,喝酒发不出来,容易醉,早点睡觉就好了。”

    两人扶了孙景瀚出来,会所的人见惯不怪,武装部和警备局的人经常在这里宴客,喝醉是常有的事,见到了就上来帮着搀一把,拿拿包什么的。

    外头李淮仁的司机早就接到电话,把车开到大门口,孙俏扶着孙景瀚坐进后排座椅,地方就基本满了,没办法,李慕凡只能打开前边的门坐进去。

    车一开,孙景瀚的身子随着车子的波动往下溜,孙俏拉着他的胳膊阻止他下滑,这时恰巧司机在十字路口掉头,结果他一头栽过来扑到孙俏怀里,头枕在她胸口,大概觉得软绵绵的很舒服,又往里扎了扎,睡熟了。

    李慕凡怒火中烧,当时就叫靠边停车,孙俏问:“你干嘛?”

    “我来扶着他,你弄不了。”

    “别折腾了,他刚睡着。”女人好像天生就有同情弱者的慈悲,孙景瀚睡着的样子很无辜,浓密的睫毛盖住眼睛,淡淡的月色把它们投射成两排阴影。

    李慕凡看孙俏坚持不用他帮,只得作罢,但他一双眼睛严密的监视后排座椅,不放过孙景瀚任何一个小动作,还好,他接下来的路程上只是睡,并没有把手放在不该放的位置,可是脑袋很讨厌,一直扎在孙俏怀里,也不怕闷死!

    孙俏知道李慕凡闷不吭声的准又闹别扭呢,也不跟他计较,女人的心很微妙,一方面觉得李慕凡小气,连哥哥的醋也要吃,一方面又有一点小甜蜜,因为受到重视。

    到了酒店,司机帮着李慕凡一起把孙景瀚弄上楼,孙俏跑在前面,有楼层服务员帮着打开房门,她赶先一步进去把被子拉开,李慕凡架着孙景瀚进来,打发司机到下面等,然后把手上这个表现的很无辜老实的醉鬼丢到床上,叫一声:“真沈,死猪一样。”

    孙俏不高兴,“你才是猪!”

    “你别胳膊肘不分里外的,应该和我口径一致。”

    孙俏帮孙景瀚把鞋子脱下来,李慕凡假装嫌臭,捏着鼻子煽风,孙俏气得发笑,“有那么臭吗?我怎么就闻不出来?难道你是属狗的?”

    “得,你们老孙家人都不是**凡胎,脚丫子都是香的。”

    “去,有贫的功夫,帮我拧条热毛巾来。”

    “还没过门就开始支使老公。”李慕凡捏了捏她的鼻子,满眼宠爱,站起来去洗手间拿毛巾。

    孙俏想让孙景瀚睡舒服一点,所以又把外衣脱了,正要脱他衬衫的时候,忽然想起他手臂上的伤,又卷起来看看,用手指摸摸,那里的皮肉是狰狞突起的,与他全身平滑结实的肌理并不相称,但有这样一道伤,却显得更阳刚,更有担当。

    李慕凡突然出声,“喂!是你男人嘛?你就乱摸?”

    孙俏白他一眼,“乱说八道!”

    他顺手把毛巾递给孙俏,然后道:“你起来,我帮他脱。”

    孙俏站起来,李慕凡高高壮壮的挡在她身前,“别偷看啊,就说是你哥吧,但你以后还得有嫂子呢,你不能侵犯别人的权益。”

    他一边警告孙俏,一边看孙景瀚光裸的胸膛,一点也不比自己缺乏阳刚之美,整个一个扇子面,宽肩,窄腰,比例好的就跟穿CK内裤的男模似的。

    “行了,你快点吧,脱个衣服磨蹭什么呢?”

    “别偷看啊,我要脱他裤子了!”

    “我至于嘛我?”孙俏在后面掐他屁股一下,李慕凡脱了孙景瀚的裤子扔到一边,然后把被子一拉,转身就将孙俏抱住,在她唇上咬一口:“看你还偷不偷袭我了!”

    “别闹!我哥在呢!”

    “没事,他睡觉呢,再说了,亲一下也不算有伤风化。”

    “呜……呜……”

    两个人旁若无人的热吻,李慕凡眼里直冒火,还不如不亲呢,亲了就想上,想狠狠地干她。

    孙俏从那要吃人似的激吻中解脱出来,掩住自己被李慕凡拉开的衣服,大概收拾一下,就躲进洗手间投洗那条早就凉掉的毛巾。

    李慕凡平复一下自己的冲动,走到床边拍拍孙景瀚的手,“大舅子好好睡,少操我媳妇的心。”

    孙俏“扑哧”一笑,道:“嘟囔什么呢!跟小孩似的。”她拿毛巾给孙景瀚擦擦手、脸,然后关掉灯,和李慕凡走出来。

    两人又回去“丝路”接人,一看酒桌上,除了刘宗林早都喝的东倒西歪了,赶紧一个一个的扶上车,各自送回住处。

    送孙俏回家的路上,两人交流,孙俏道:“你爸的秘书也太能喝了,一个喝我们家七个,竟然没事人似的,练成酒仙了?”

    李慕凡笑道:“走仕途的,谁不能喝两杯啊,再说,他们是有技巧的。”

    “什么技巧啊?”

    “你没看他手头一直摆着一条小毛巾,还有服务员经常给换着。”

    “啊?”孙俏恍然大悟,“喝不了就吐啊?”

    “可不是嘛,你以为呢!”李慕凡揉揉孙俏的头发。

    “就这水平啊?那我们够亏的,还实打实跟他喝!”

    晚风吹的舒服,孙俏伸手过去方向盘上按一下,打开天窗,吹散一车的酒气。

    订婚宴在第二天傍晚举行,先是一个小型酒会,大概半小时,等宾客齐了就开始仪式,父母讲话、朋友祝福,交换订婚戒指,开香槟等等流程,并不复杂,求的就是一个简单不失庄重。

    虽然说不愿意对外大肆宣扬,但李淮仁还是请了一些交往比较好的政府官员,广电总局、文化局的领导们少不得要叫上几位,一起热闹热闹,孙俏在玉树救灾慰问,树立了艺人的好榜样,这样的儿媳妇,就说是个靠脸吃饭的明星吧,也颇拿得出手去。

    而作为准新娘,首要任务是把自己打扮的美美的,光彩照人的出现在宾客面前,所以,孙俏上午十点就已经到美容院作脸护肤,好在她皮肤白净,又没有什么汗毛,身体上打点乳液就够了。

    下午两点到厉家菜化妆,因为没有专门的新娘休息室,所以就找了一个里外套的包房供新人使用。

    李慕凡也在一旁做发型,他程序少,速度快,做完了就在一旁参谋:“假睫毛不用粘,谁不知道我媳妇睫毛长啊!”

    化妆师夸他们恩爱,孙俏不好意思,往外哄他:“你去干点别的,看化妆没意思。”

    李慕凡讨不到趣,知道孙俏脸皮薄,就坐到一旁,拿出手机来玩。化妆师在孙俏脸上涂涂抹抹,尽量做到自然中带着娇媚,把她一双大眼称托的更加灵动和传神,要说时间也不算长,连做头发五十多分钟就收拾好了。

    化妆师回头对李慕凡夸道:“你老婆这样的模特最好化,皮肤基本没有瑕疵,脸型标准,五官精致,都不需要什么技巧,只要搭配好色系就成。”

    李慕凡得意的道:“那怎么能叫基本没有瑕疵呢?那是相当的没有瑕疵!”

    “好了,可以换衣服了。”

    化妆师抖抖鸡皮疙瘩,和造型师理好自己带来的箱子,放到一边,顺手帮他们把门带上,留给两个新人独处的时间。

    “你出去一下。”孙俏回眸撒娇,李慕凡被她嗲的身子酥半边,刚要答应,又一想,我为什么要出去?我是老公啊,老公看不得老婆换衣服嘛?

    就道:“你要换衣服,我也要换衣服啊,谁也不碍谁的事。”

    “那不行,让人家知道咱们俩在一起换,该往歪里想了!”孙俏一手拿起小礼服,一手把李慕凡往外推。

    李慕凡走到门边,作势要拉门出去,孙俏睁大眼睛等着他,结果他嘻皮笑脸的手腕一转又把门关上,又听见“哢嚓”一声,还落了锁。

    “你干嘛你!”孙俏气的跺脚。

    “来,让我抱抱,抱抱我就走。”李慕凡背靠着门,一把拉过孙俏,搂在怀里,手也不闲着,钻进她的衬衫就往两座山峰摸去,灵活的绕到背扣处,一捏,胸罩打开,他一双大手不请自来的罩住两边**开始揉弄,孙俏推他挡他都不管用,他大么指挑拨她一对娇小的**,令她浑身立时一颤。

    “别闹,时间不够了。”

    “够,别担心,我帮你换。”李慕凡一把搂她腰,把她固定住不叫挣扎,一手翻起她的上衣,嘴凑上去含弄**,一边含一边用眼睛看着孙俏,孙俏害羞的把头一转。

    “羞什么呢?哪有老公不吃老婆**的。”

    “你还说,你还说!”孙俏握起小拳头揍他,力道当然是无关痛痒,李慕凡也不阻止,直起大个子低头就吻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

    “呜……呜……你吃掉我的唇彩了……”

    “没事,我给你补。”

    他吻的更深,甚至有点粗暴,他直觉的是这两天孙家来人他不得不禁欲造成的,看得到、摸得到,就是吃不到,赶上这情况是个男人就得上火。

    孙俏察觉到他的目的,撅着小嘴说:“别闹了,让人知道丢脸。”

    李慕凡看她娇滴滴的样子,哪里还忍的了?

    “没事,刚三点半不到,够时间把你给‘办’了!”

    “讨厌!”

    李慕凡去解她的腰带,抽出来一扔,又去扒她裤子,迫不急待的用脚一踩到底,然后转个身,“!啷”一声把她压在门上。

    孙俏轻斥他,“你轻点,生怕人不知道是怎么着?”

    “我干我老婆,谁管得着!”李慕凡一手解着裤子扣,把大**掏出来,不管三七二十一拉起孙俏一条大腿就干,“唧”的一声就把**塞进去,孙俏皱着眉头哼一声,李慕凡稍微调整一下角度,屁股一耸,全根没入。

    “轻点轻点,别太快了,站着不舒服……”

    “怎么了?插到花心儿里了?嗯?”

    “嗯……”

    “怎么个不舒服法?”

    “嗯……肚子疼……”

    “肚子疼还流这么多骚水儿,你不是要我命吗?”

    李慕凡穿的整整齐齐,从后面看是君子,从侧面看是禽兽,转着壮腰和结实的屁股,带动着**凶猛的**,干的“啪啪”的响,粗黑的大**在孙俏下面那张小嫩嘴里有力的进出、捣戳,卷翻起花唇,越插她花心儿水儿越多,多的顺着大腿往下流,浸透他黑亮的阴毛。

    他微微喘着粗气,含着她耳垂儿问,“舒服吗?嗯?”

    “疼……”

    “骗子!你下面咬那么紧,咬得我快早泄了!”

    “你自己流氓一个,还说我……哦……”孙俏被他猛力一戳,**都插到子宫里去,立刻疼的缩起来。

    “真疼了?”

    孙俏没好气的瞪他一眼,“下辈子你当女人,我当男人,我也对你这样,你看舒服不舒服!”

    李慕凡一边**一边道:“好,我当女人,你怎么搞我都行,我绝不反抗,也不抱怨。”

    孙俏咬他脖子,啐一口,“真贱!”

    李慕凡又去亲她小嘴儿,一手猛揉她**,指尖夹住**,刺激下腹有力的撞击,一下一下的,**在**里强悍的穿刺,孙俏手攀着他的脖子,被他干的灵魂都要脱了窍,就连厚实的木门也被他激烈的动作带的“!!”直颤。

    李慕凡流着汗,痛快淋漓的低吼一声,上面吸住她舌尖,下面猛往里顶,强迫她全部吞入,马眼一张,把浓稠的阳精喷射进子宫里。

    “孙俏,我们要个孩子吧?”他一边射精一边请求,汗滴到她的白衬衫上。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