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暖才文学网 -> 侦探推理 -> 漫游在影视世界

第2095章 陈江河,你在自取其辱(二合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电话是从国内打来的。

    打电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骆玉珠很在意的干女儿------邱岩。

    邱岩说邱英杰老宅那边该买的东西都买了,该置换的大件也置换了,准备从陈江河的别墅里搬回自己家,打电话来就是告诉他们一声。

    骆玉珠在心里骂王旭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她跟来昂动身前往欧洲前去找过干女儿,让邱岩在她和陈江河出国的这段时间配合王旭管理玉珠集团,邱岩招架不住她的劝说,答应了。

    现如今打电话过来,讲要搬回邱家老宅,恐怕不是一时兴起,而是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决定,仔细想想,近期能让邱岩发生心态变化的事只有一件,那便是王旭和陈大光的冲突。

    再怎么说陈大光也是王旭的姑父,这一动手,不管占没占到便宜,丢脸的都是陈江河和玉珠集团,又因为涉及巧姑,巧姑的爹是陈金水,公司高管肯定会有想法,邱岩答应帮王旭处理集团事务,最后搞得一地鸡毛,出于对集团内部复杂关系的吃力感也好,对王旭的失态失望也罢,总之,从决定由别墅搬出去来看,她不愿意再跟这个家庭有太多交集。

    骆玉珠当然不能让她就这么搬回老宅住,这一去,双方接触的机会不就少了很多吗?一边在心里把王旭骂了个狗血淋头,一边安抚邱岩,讲自己和陈江河已经处理完欧洲事务,明天就回国,所有的事等他们回去再说不迟。

    邱岩没有办法拒绝,只能选择答应。

    就这样,把剩下的事情交给来昂和海外市场部的员工处理,陈江河和骆玉珠乘坐最近的国际航班赶回义乌。

    俩人一下飞机就看到在出站口等候的王旭,陈江河本想质问他和陈大光发生冲突的细节,骆玉珠把陈江河摁住了。

    “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说这个还有什么用。”

    她又问王旭。

    “岩岩呢?岩岩现在哪里?”

    “不知道,她已经三天没回公司了……也没回家。”

    陈江河用手指点点王旭,一脸不满,知道邱岩要从别墅搬走的事后,他给公司的小于打了个电话,对方告诉他,就在昨天上午,邱岩在王旭的办公室里吵了一架。

    骆玉珠在他的后腰杵了一下,制止了他进一步训斥王旭的想法,拿出手机拨通邱岩的电话。

    “喂,岩岩,是我,干妈。”

    “……”

    “是啊,我跟你干爸回来了,你现在在哪儿呢?”

    “……”

    “哦,行,我跟你干爸待会儿过去。”

    骆玉珠挂断电话,望陈江河说道:“岩岩现在邱家老房。”

    “看来她已经拿定主意,这丫头,看起来很好说话,可是一旦做了决定的事……”

    “说那么多干什么,走啊。”

    陈江河摇摇头:“现在就去?要去你跟王旭去,我不去。”

    骆玉珠用一种富有攻击性的目光看着他:“你说什么?不去?”

    陈江河解释道:“我跟你说,岩岩很聪明的,事到如今她应该也看出来了,孩子的事,你跟我……不应该插手太多的,王旭不行,我们做再多也没用。”

    这话骆玉珠听着刺耳。

    “陈江河,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王旭不行?王旭怎么不行了?那陈大光是个什么东西,这三年来要不是你护着他,我早让他收拾东西滚蛋了。”

    “玉珠,你不要这么大声好不好?这里是机场,很多人看着呢。”

    陈江河望一面拉着行李箱往外走,一面回头打量他们三人的旅客歉意微笑。

    ……

    二十分钟后。

    汽车在邱家老宅楼下停住。

    陈江河推开副驾驶的门走出来,打量一眼前面老旧的四层楼房。

    90年代的建筑,至今已经有十几年的历史,应该是外墙刚刚粉刷过,看起来还算整洁,不过紧贴墙体布设的各种线路给人一种杂乱无章的感觉。

    “看什么看,走啊。”

    骆玉珠拎着包,从后面快步超过他,进了前方的单元楼。

    陈江河没有办法,只能跟在她和王旭身后往前走。

    尽管觉得很丢脸,不过在这件事上他还是妥协了,不得不为儿子的婚姻大事上门表态。

    冬冬冬……

    骆玉珠甩甩鬓间发丝,举起手敲了敲还贴着已经变色的福字碎片的门。

    耳听得脚步声临近,门卡的一声开了。

    她本以为开门的会是邱岩,没想到不是,开门的是那个她最不愿意见到的男人。

    “怎么是你?”

    骆玉珠脸上的笑容瞬间定格,随之出现的是意外与愤恨交织在一起的神色。

    陈江河则闻到一股炸酱的味道,很香,勾得他这个吃过飞机餐的人还想再吃一顿。

    “这是邱英杰的家,不是你骆玉珠的家,我在或不在,不是你说了算。”林跃撇撇嘴,用无奈中带着一些嫌恶的语气说道:“真是晦气,怎么每次给邱岩做面都有讨厌的人上门扫兴。”

    “你说什么?”

    骆玉珠并不知道王旭曾把陈婷婷找来,搅了两个人的第一次午餐时光,对于这个说法,那自然是满心愤怒。

    她回头瞪了陈江河一眼,意思是嫌他怎么不帮自己说话。

    便在这时,邱岩从厨房里走出来,看到陈家三口全部来到,不由得愣了一下。

    “干爸,干妈,你们怎么……”

    她还以为三人刚下飞机,怎么也要回家休整一下,吃顿饭喝口水什么的再来老宅找她,没想到竟是一刻未停,直接从机场赶来这边。

    可能是因为楼道里太吵,对门卡的一声打开,一个睡眼惺忪胡子拉碴的男子走出来,满脸不爽地看着堵在自家门口的二男一女。

    “吵什么吵,今天是周末,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那人嗓门儿很大,说话很冲,一张脸臭到家了。

    “对不起,对不起。”邱岩连说两句对不起,赶紧把骆玉珠、陈江河、王旭三人让进客厅。

    邻居的表情这才好看一点,把门一带,继续去跟周公下棋了。

    骆玉珠知道不是跟林跃置气的时候,走进屋里打量一眼居住环境,一脸鄙夷地道:“岩岩,你看看,看看,对门住的是什么人啊,你在这种环境下生活,我不放心。”

    “干妈,对门的大哥平时挺好的,可能是昨晚值夜班了,今早才回来休息,被人吵醒难免会有起床气。”

    邱岩说话还是很温和的,林跃就没她这么好脾气了。

    “说别人没素质,当年不知道是谁,拿着六七毛钱的东西卖三块五一对,还口口声声讲自己在亏本赚吆喝,人呢,最重要的是不能忘本,第二重要的是不能得瑟。”

    当年骆玉珠和冯艳唱双黄,把到小商品城买东西的客人耍得团团转,最后还是陈婷婷破了两个人的功,也是那个时候,冯艳彻底把陈玉莲记恨上。

    被这句话戳中痛点的骆玉珠咬牙切齿地道:“我在跟邱岩讲话,有你什么事。”

    “那这样,邱岩,我给你出一个选择题,从现在开始,你有六十秒钟的时间回答,要么我以后不再登门,要么让他们从这里滚出去。”

    林跃看了看表,抬头瞄了骆玉珠一眼:“我记得见骆总是要预约的,那你来找邱岩预约过时间吗?你先大声说话扰人清梦,又搅合了我跟邱岩的午餐,还一副理所当然,毫无歉疚的样子,骆玉珠,你不会真把自己当成她妈了吧,实话告诉你,张学是顾及邱英杰的情绪,才没有对她认干爸干妈的事情说什么,如果你一直这幅泼妇像,那就别怪我给张学打电话,建议她断了这门亲了。”

    “玉珠,玉珠……”陈江河从后面用力拉她,想要让她冷静一点,不要跟林跃斗嘴,办正事要紧。

    更年期的妇女能听进别人的劝,也不会有更年期综合症这个病了。

    “林跃,你还别嚣张,我告诉你,费尔南德的展销会泡汤了,这个时候,杨雪应该在和那老东西哭鼻子吧。”

    自打在商会会场吃瘪以后,她便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林跃和杨雪串通一气给她难堪,杨氏集团抢走玉珠集团的合作伙伴费尔南德,多半也是他在背后出主意,所以击败杨雪,约等于击败林跃,早在邱岩没有打电话给她,表示搬出别墅的意愿前,她就不止一次地想怎么才能找到机会当面告诉林跃这个坏消息。

    “不就是展销会泡汤了吗?费尔南德本身就是销售商,大不了降价咯,其实……如果你们的货没有铺开,而是运回国内,那没有对手的价格战还能叫价格战吗?据我所知,以玉珠集团的实力,要做出符合欧洲市场标准的产品,必然要放弃很大一部分产能,进而失去国内市场的份额,那你们觉得,几个月下去,会不会拖垮玉珠集团呢?”

    他的意思是……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他把杨雪也算计了?

    不只骆玉珠,连陈江河听到这句话都愣住了,邱岩也一脸意外的样子,只有王旭还被林跃和邱岩在一起吃饭的愤怒支配,拎不清欧洲发生的事会对玉珠集团带来怎样的影响。

    陈江河说道:“你这样做,杨氏集团的损失将非常大。”

    林跃耸耸肩:“反正我又得不到杨氏集团,得不到就把它毁掉喽,顺便拉玉珠集团陪葬,再然后杨雪没有了杨氏集团这个枷锁,就可以嫁给我了,你们觉得这一石三鸟的计策妙吗?”

    陈江河一家三口全傻了,这家伙的想法还真是……只能说一句够狠。

    王旭很激动,指着他说道:“邱岩,看到没有,这就是姓林的真实面目,杨雪跟他可是合作伙伴,他居然想要把杨氏集团毁了,还要拉玉珠集团做垫背的。”

    邱岩开始也很惊讶,不过当王旭带着情绪说完这句话,反而冷静下来。

    王旭把陈婷婷招来那次,她拉着王旭去楼下谈话,没有听到杨雪和陈婷婷的对话,不过本着女人的直觉,她知道杨雪喜欢林跃,很喜欢的那种,但又碍于父亲的遗愿和亲人的期待,不能跟他在一起,某种程度上讲,杨氏集团确实称得上枷锁,不,她觉得更恰当的形容是一座现实的五指山,死死地把杨雪压在下面。

    林跃说要毁了杨氏集团,非但没有骇人听闻的感觉,还让她生出几分这才是男人的浪漫的惊艳,因为这是只有电视剧和里才会出现的桥段。

    杨雪是可悲的,也是可怜的,然而此时此刻,她竟然有一种非常羡慕的心理。

    “骆玉珠,你们一下飞机就往邱家老宅赶,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为邱岩要搬出你们的别墅这件事来的吧。”林跃嗤笑道:“为了儿子的人生大事可真是够拼的。陈江河,我是真没想到,你也有脸干这种事。”

    陈江河被他说得一脸尴尬,确实,他一个大男人,干爸,还是玉珠集团的董事长,为了王旭和邱岩的事追到女孩儿家里来,真的很丢人。

    邱岩呢,她多多少少也能感觉到骆玉珠和王旭对她的想法,此时此刻,林跃的话近乎把这件事挑明,说实在的,她蛮慌的,一方面不想搞砸跟干爸干妈的关系,一方面又对王旭很失望,而且对他真没多少感觉,打个比喻的话,她现在就是夹心饼干中间的果酱,难受得很。

    “好了,时间到。”林跃点点腕表的刻度盘:“邱岩,说出你的答桉吧。”

    “林大哥,你……你别逼我好吗?如果我爸知道我……我……他会伤心的。”

    别说,搬出邱英杰确实有用,林跃的火气消了不少:“这种事,你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拖得越久对你越不利,快刀斩乱麻看似无情,其实最具智慧。”

    “岩岩,你别听他的,他自己的事情都处理不好,哪里有资格教育你该怎么做。”骆玉珠说道:“干妈知道你是因为对王旭失望才生出搬到外面住的想法,干妈带他过来就是给你道歉的,一家人,有什么话说开了就好。”

    “我……干妈……”

    邱岩感觉头都要炸了。

    “呵呵。”林跃一脸讥笑看着骆玉珠:“骆玉珠,你不会以为邱岩是在对王旭不听她的劝告生气吧?那你们也太不了解她了。”

    这话把陈江河一家三口问住了。

    骆玉珠心说难道不是吗?她打电话问了王旭,又问了目睹一切的小于,邱岩确确实实是因为劝不住王旭,一气之下离开公司的,怎么到了他的嘴里,这事儿似乎变得无关紧要了呢?

    王旭最受不了林跃这种指点江山和自认为很了解邱岩的调子,恨声说道:“我不了解邱岩?你了解?姓林的,你凭什么这样讲?你以为你是谁?”

    三年一个代沟,林跃和邱岩相差十一二岁,认知足有三四个代沟那么大,现在说自己不了解邱岩?在他看来,这些年来一不跟她见面,二不给她打电话的家伙,根本没有资格说这种话。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