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暖才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穿成末世恶女肿么破

第55章星期日番外·一(第一人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我叫星期日,很草率的名字,对吧?不过无所谓,因为哥哥姐姐的名字和我的一样草率,归根结底这都怨我们有个起名废主宰。

    没关系,我们七个的名字一看就是一家虫,多亲密,第一次出家门步入人类社会的我每次听到好听的名字时,总会这样安慰自己嫉妒的小心脏。

    顾容月是我的第一个朋友。

    初次见面,脏兮兮的他比已经离家出走一个月的我还像流浪汉,出于虫道主义精神,我好心地分了一半自己的干粮给他,是六姐做的香酥肉虫,脆脆的,我很喜欢吃。

    结果他吐了,酸水溅了我一身。没品味的人类!

    不过我是善良的小七,不跟人类一般见识。

    主宰说做虫要善良,要大度,所以我只是把他打了个半死就原谅他了。

    衣服脏了,我不想穿,想起洒脱不羁的四哥,于是我也潇洒地把自己脱了个精光。

    顾容月肿着脸骂我不知廉耻。

    什么是廉耻?我眨巴着好学的大眼睛问他。

    他红着脸不理我。

    没意思,我抛下他就要走,他反而追着我。

    玩抓鬼游戏吗?我知道!不能让他抓住,哈哈。

    他怎么可能追得到我,就是大哥不用全力也别想跟上我的速度。

    后来才知道顾容月是想把自己衣服给我穿。囧,当时年纪小,玩心重,溜着他跑了很远。

    可是他的衬衫也没有多干净,我很嫌弃。顾容月用一个金色机器人徽章诱惑我,我才很没骨气的答应了。

    他终于松了口气,对我笑了笑。

    顾容月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就像,就像人类传说中的嫦娥仙子一样好看!虽然他脸上脏脏的。

    顾容月一直以为他是用徽章吸引我跟随他的,其实不是,是那个笑脸。

    哥哥姐姐们不会那样笑,他们总是在打架、争抢、互坑对方,主宰更不会,说句实话,长到这么大,我一直不知道主宰的脸是哪一部分,汗。

    就这样,我们一起开始了流浪生涯。

    顾容月不吃我的干粮,他要吃饭。可是荒山野岭的,哪里找饭。他就吃酸酸的野果和一些没味道的草裹腹。

    我每天的乐趣就是捉虫子吓顾容月看他的反应,他最怕蜘蛛,哈哈哈,胆小鬼。他吓得脸色发白的样子很有趣,我喜欢顾容月,他是世界上最棒的玩具!

    山上有野兽,如果没有我,顾容月某天一定会被吃掉的,想到这里我就很生气,于是我把它们都捏死了,主宰赋予我的天生神力不是说说的。不过它们数量有点多,两天两夜后我才浑身是血的回去找顾容月。

    顾容月那个胆小鬼很没出息地哭了,眼泪鼻涕抹了我一身。

    这之后没过多久就有人来接他了,那些人叫他大王子,对他很恭敬。

    顾容月把我带回了王宫。

    在王宫的他变得很强势,不准我吃虫子,不准我不穿衣服,不准我睡在地上,不准我随便进他房间……

    好多个不准,龟毛顾容月甚至弄了本小册子让我背,呵呵,会看才怪,本大爷不认识字!

    他要教我识字,我把墨水弄得到处都是,觉得很香甚至喝了一口,呸,苦死了。

    满脸墨水的顾容月又开始哭,啊啊啊啊,我真是怕了他了。

    人类的食物有的还是挺好吃的,顾容月人也不错,我的一切都是他照顾的。

    所以家人叫我的时候我没有回去,我还没有玩够。人类的生命很短暂的,我怕回去了,再想起来顾容月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就这样,我和顾容月慢慢长大了,长大的他很像他母亲,一模一样的温柔美丽。他笑我文盲,男人不是这么形容的。

    我们形影不离,不分彼此,他有的必然要分我一份,别人都说顾容月对他那个还在牙牙学语的亲弟弟顾容云都没有对我这么好,我深以为然,很傲娇地享受着他的偏爱。

    所以我杀了皇帝给他安排的未婚妻有什么不对?我只是一时不能接受他的视线被别人分走。何况那个女人先派人暗杀我的,礼尚往来不是你教我的吗,顾容月。

    但是顾容月对我很失望,他不准我杀人。为了这件事他一个月没搭理我。

    靠,至于吗,大不了以后不杀了。我举双手发誓再也不这么做了,顾容月将信将疑,他要我戴上一个奇怪的颈环才肯相信我的真心。

    戴就戴,谁怕谁。那个时候他眼里陌生的冷光让我心慌,我不想失去这个人类朋友。

    我们重归于好。

    成年后,主宰赋予我的权柄——**,逐渐起作用。

    周围的人都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影响,王宫一夜之内发生数起通奸案,各种动物发情的声音响彻整个宫殿。

    我很高兴,为自己的实力进一步增强。或许我可以去帮六姐养虫子,一定能提高它们的繁殖率。

    顾容月也受到了影响,有一天吃完饭我在他宫殿午睡,睁开眼发现他在偷偷亲我的胸。

    我很震惊,之前他只敢亲我的脸!

    不过我不介意,可怜的顾容月,二十岁还是小处男一枚,都怨我杀了他老婆。我怀着怜悯的心抱着他的脑袋往胸口压了压。

    就让本领主结束你的纯情人生吧!

    顾容月见我醒了顿时手足无措,害羞窘迫地从脸红到了脚脖子,眼角缀着点点泪光。

    啊?有没有搞错,被吃豆腐的是我好吧,你哭什么!一脸小媳妇样,欠收拾。

    我狼性大发,把顾容月扑倒在床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