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暖才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雪融化成河

Edelweis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你应该融化。

    你必须融化。

    -

    清晨7点整,应绒如往常般被闹钟叫醒。

    方雨浓还在睡,被子皱巴巴裹着,她躺在里头,鹌鹑似的缩成一团。

    宿舍里昏暗极了,空调还在嗡嗡运转,黄灰相间的棉布窗帘拉得一点缝隙都没有,闷得要命。

    应绒打了个哈欠,下床洗漱。

    盥洗台上方的半身镜清晰映出她的模样,巴掌大的脸,楚楚动人的杏眼,玫瑰花瓣般的唇。而点睛之笔是鼻尖那颗茶褐色的小痣,过分鲜活。

    任谁看了,都不能违心地说这张脸不清纯,不漂亮。

    随手将长发梳顺,怕吵醒室友,应绒换衣服时将动作放得很轻,珍珠白的紧身高领毛衣,直筒牛仔裤,外面再套一件咖色大衣。

    大衣是去年打折的时候在Marshalls买的,价格很合适,款式么,按照方雨浓的说法就是,无所谓,反正她披麻袋也好看。

    将笔电塞进帆布袋,应绒穿上雪地靴,出门上课。

    LA昨夜难得下了一场雪,气温骤降,路面湿滑。

    公寓附近的轻轨站,身材臃肿的黑人大妈正在勤勤恳恳地扫雪,看到她走近,高声道Caution。

    不远处的站台角落里,横七竖八躺着几个举着homeless牌子的流浪汉,头发花白,衣不蔽体,空气里还能嗅出残留的大麻味道。

    对此已经见怪不怪,应绒甚至还见过站在红绿灯正中间那块三角区域里的homeless,冒着被撞死的风险,在短暂的红灯间隙里,逐一敲打车窗,气若游丝地乞讨现金,水,或食物。

    每次看到、想到这些人,她就会觉得,自己的处境似乎也没那么糟糕。

    当然,也只是相对而言。

    伴随着呼啸而过的风,轻轨到站。

    应绒刷了交通卡,排在稀稀落落的队伍里上车。

    轻轨运行速度没地铁那么快,不过人少,总能找到位置。

    应绒穿过前半段车厢,穿过一群背着棒球包的叽叽喳喳的teenagers,习惯性往后走,恰在此刻,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Edelweiss,这里!”

    Edelweiss是她的英文名,而叫她的人是章凯。

    高数课上的同学,中国人,老家在四川。应绒曾经跟方雨浓一起去他家吃过一顿火锅,一大群人围着餐桌上咕嘟咕嘟冒泡的牛油火锅,香气扑鼻,是阔别已久的家乡味道。

    自从那次蹭饭之后,章凯就总是有意无意地出现在她周围,教室、图书馆、健身房,像黏在手上甩不掉的502强力胶。

    应绒对他没想法,也不想谈恋爱,只想安稳毕业,所以一直都是装聋作哑,维持着恰到好处的同学关系而已。

    然而如今情况不同了。

    上周五晚上,应绒在图书馆复习,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父母支支吾吾地告诉她,由于投资失败,家里现在处于负债状态,可能拿不出来她下个学期的学费了。

    换句话说,读完这个学期,她就得卷铺盖滚蛋。

    出国留学是她好不容易向家里争取来的机会,现在已经读到大三,再过一年半就能拿到毕业证,明亮崭新的未来就在前方,甚至能窥见模糊的、发着光的轮廓,她不甘心在此搁浅。

    想到这里,应绒挂上笑,朝章凯走过去,坐在了他旁边那个靠窗的空位。

    她不清楚章凯家世如何,不过他租的房子还不错,也有一辆二手代步车,应该足够负担她一个学期的学费。

    章凯有些受宠若惊,忙不迭献殷勤:“好巧,在轻轨上也能碰到你。”

    是巧合么?应绒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说:“你今天也有早课?”

    章凯硬着头皮扯谎:“……没有,不过我约了组员meeting,在家里反正也没什么事儿,干脆早点过去。”

    窗外,来不及清理的雪面被车胎轧过,形成深浅不一的灰,残留的雪景被破坏,并不漂亮。清晨的阳光明晃晃刺入视线,应绒有一搭没一搭地与他攀谈,心思早已飞到天边。

    再次回神,是嗅到空气里一股淡淡的香水味,混合着茉莉、橙花、橘子,酸甜里裹着若有似无的苦。

    而香味的来源,是正前方的铝制座椅。

    一个身形高大的男生懒洋洋坐在那里,肩膀挺拔平阔,穿着材质挺括的绿色飞行员夹克,内搭连帽卫衣,后脑勺靠着椅背,露出头顶漂亮的发旋,漆黑、浓密。是亚洲人。

    应绒视线下移,发现他在玩switch,一款最近热门的赛车游戏,手指漂亮修长,指甲修剪得干净整齐,能看见小小的月牙,比女孩子还讲究。随着手柄操作,手背上薄薄的青筋脉络清晰可见,山脊般蜿蜒。

    而凸出的腕骨上,戴着一块表。

    玫瑰黑金表盘,鳄鱼皮表带,整体设计低调却不乏味,映得他的皮肤白皙到近乎透明。至于牌子,就算应绒对奢侈品再不敏感,也认得出来,是百达翡丽。

    “你早餐吃了没?”章凯还在喋喋不休地问。

    “吃了。”其实没吃。

    他有些失望,只好跳至下一个话题:“对了,下周我过生日,在Blueberry包了个套房,都是熟人,你……来吗?”

    应绒正欲习惯性拒绝,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咽回去,改口道:“生日快乐,到时候我跟雨浓一起去。”

    章凯闻言,眼睛顿时亮了,有点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没问题,那就这么说好了啊,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聊天的间隙,前面的男生一局游戏打完,点掉冠军的结算页面,意兴阑珊地将switch丢回单肩包,转而拿出手机,打开社交软件。

    熟悉的绿色页面,满屏的红点,竟然是微信。

    他是中国人?

    轻轨空间不大,前后座位挨得很近,再加上男生并未刻意遮挡,聊天画面就这么突如其来地跃入眼帘。

    他随手点进谁的头像,打开一张大图。

    图片里,女孩两条雪白光滑的大腿分成M形,露出修剪整齐的毛发,粉嫩湿润的穴肉,以及疑似使用过度,尚在翕合的,红肿泥泞的花穴。

    画面色情、**、冲击力极强。

    这一幕发生得猝不及防,应绒一时忘了移开目光。

    轻轨仍在平稳运行,风平浪静。

    几秒过后,男生关掉大图,动作随意得仿佛刚刚浏览的只是不值一提的尘埃。

    拥挤的聊天页面上,对方发来三行文字:

    「被你搞得现在都合不上。」

    「一直在流水。」

    「怎么办呀。」

    这算撒娇?勾引?还是两者皆有。

    冷风沿着窗缝钻进来,应绒听见一声短促的笑,羽毛般柔柔扫过耳廓,轻飘飘,微痒。

    男生垂眸打字:「随便找个东西堵上。」

    冷淡,无所谓,还有点儿恶劣。

    对方几乎秒回:「只想用你的。」

    他说:「我没空,去找别人。」

    风声骤然间变得猛烈,车窗玻璃被震得哐哐作响,应绒如梦初醒。

    少顷,冰冷机械的轻轨提示音响起,Westwood  Station已到达。

    章凯还没聊够,意犹未尽道:“到了,走吧。”

    与此同时,前座的男生将手机塞进运动裤裤兜里,拎起单肩包,利落起身。

    个子高挑,气质矜贵,身材比例极佳,漫不经心地往那一站,像画报里走出来的男模,年轻蓬勃的荷尔蒙扑面而来。

    从应绒的角度看不见他的脸,只觉得那股香水味似乎更浓了,流动着,萦绕着,像一根无形的细线,拉扯心脏。

    玻璃窗上蓄起一层厚厚的雾,金发碧眼的小女孩凑近,歪歪扭扭画雪花,画爱心。

    窗外又开始飘雪。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