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暖才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娘子苑(sp sm 黄暴 不平等h 调教 追妻)

抽逼抱着腿边被肏边说我爱你 po18td.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严少齐把她放在腿上,给她擦了些药揉一揉缓解疼痛,乳质的药膏在红热的的屁股上渐渐化开,一边揉开硬块,抓着被子的她哭泣声渐渐小声下来。

    被子上那一块儿已被她哭的可以拧出水。

    他用拇指抚了抚她的眼下,“好了好了,别哭了啊,有时候真好奇你泪腺怎如此发达,哭这么些年了还没把这泪儿哭干。”

    等她停止了眼泪,才让她正躺着在床上。

    “唔——”屁股挨着床榻,有些疼。

    “把腿抬起来。”

    他正在身下正对着,掰起她的腿,让她上半身躺在床上,两只腿抬起来搭在自己的肩上,整个逼口就暴露在严少齐的眼前。

    “新婚之夜第二件事,验身。”

    穴口的淫渍还未干,**湿答答的,他并着食指和中指,放在自己的唇口舔了舔,便伸向她面对着自己的**。

    “嗯~这如何验啊夫君。”

    “插进去便知了。”

    两只手指顺着穴水轻易地就进入了里面,一点一点地似乎在探索着这跟小道,又模拟着性器往内**,找到她的敏感点,轻轻按压着,逼穴里的水分泌得更多,又顺着手指流了出来。

    “呃——好舒服啊夫君。”

    “呵。”更多免费好文尽在:ie 87 9.co m

    他将手指从逼穴中抽出来。

    “夫人并非清白之身啊,新婚之夜,这让为夫,很是生气呢。”说罢,并着的两指像鞭子一样,抽了一下她微微张开的穴口。

    商和曲无语凝噎,今夜本就是他要求自己跟他演新婚夫妇,这又是在干什么?还要自己当处女?之前插自己的那根棍子是谁的?

    “嗯?夫人怎么不说话?在嫁给我之前,夫人可是与其他男人有过奸淫之事呐?”

    “我……妾身没有。”

    “撒谎!”这次没有用两指,而是五指并拢向逼穴扇了一巴掌,“为夫已经用手指验证过了,夫人可别再狡辩。

    指尖轻轻地刮着穴口:“要如何惩罚夫人呢?”

    她不知如何回答,只能说:“妾身听凭夫君处置。”

    他指腹在逼口摩挲,一脸无辜地露出一个笑容问,“那就抽烂这里,还不好?”

    “……”

    啪!

    巴掌又扇在了逼口,后面被抽过的肿肿的小菊花也被严少齐不知哪里来的一根细长的姜插住。

    巴掌扇的虽是逼穴,但后庭的姜条也顺带被抽出了姜汁,刺激着后庭的穴道,欲仙欲死。

    啪!

    “啊!夫君,妾身知错了!”

    “在还没有抽烂夫人淫荡的逼穴之前,为夫是不会消气的。”

    “那……可不可以求夫君取出姜条,受不住了,妾身真的受不住了,太辣了,啊!”

    啪!  “为夫若是不将夫人的两个小洞都好好服侍满足,夫人以后再去找别人男人怎么办呢?为夫可是会很难过呀。”

    “不——啊!妾身不敢,妾身不会,饶了我吧呜呜呜——”

    逼穴已有**喷出,沾满了严少齐的手掌和床单。

    “夫人的嘴说着不要,这**确是如此实诚,怎么上面的洞和下面的洞意见不统一呢,嗯?”

    啪!啪!

    娇嫩的花穴已被手掌抽的红肿娇艳,十分好看,掌尖带着花瓣左右拉扯,散发出淡淡的甜骚味。

    啪!不够,还不够,想看着她的逼穴再红、更红些。这张穴永远是他严少齐一个人的,也只能给他一人享用!

    “为夫的错,只顾着照顾夫人的逼穴,怎么忘了**呢?”

    说罢,伸手弹了弹打了乳钉的那只**,又转手大力捏着未打钉子的左边**。柔软白嫩的**就这样在严少齐的指缝里被捏的凸起处来。

    就这样,商和曲的**一边被严少齐的左手大力揉搓,**被严少齐用右手狠狠抽打,被打肿的后庭也是戴着辛辣的姜条,屁股上刚刚被打完板子没有多久,多重刺激下,她爽的潮吹了。

    逼水像是河一样喷流出来。

    “啊———夫君!”

    “真骚。还没开始做就弄得我一身水。”

    “……”

    “没想到对夫人的惩罚,倒是让夫人爽了呢。”

    “没有没有,妾身受到教训了,真的受到了,夫君,你,你放过妾身吧。”

    “如何放过,今夜还有第叁件事还没做呢,可是新婚之夜我们夫妇最重要的事。”

    说着,将姜条从后穴取了出来,简单地擦了擦。

    严少齐将自己早已挺立的性器抵在了逼口,“第叁件事,圆房。”

    “啊!”  粗长的性器直直地插了进去,商和曲就这样躺着正面对着严少齐,双腿张开夹住他的腰,严少齐也扶住她的细腰**挺进。

    “啊~啊啊啊!嗯~”**朝着G点狠狠撞击,顶进了宫口,商和曲几乎被**得迷糊不清了。

    “说!我是你的谁?”

    “啊!您是,是曲儿的夫君。”

    “说你的逼只给夫君操!”

    “啊~妾身、妾身的逼穴只给夫君操,啊!轻点儿!”

    “说你的**和**只给夫君玩!”

    “妾身的**和**只给夫君玩!”

    “说……说你喜欢我。”

    “妾身……喜欢夫君。”

    “喊我的名字,说你喜欢我!”

    “少……严少齐……我,我爱你。”

    神志不清的她不断地一边挨**一边回答严少齐的话,最后说出了这叁个字。

    严少齐也**逼**得爽到了极点,眼睛似乎充了血般有些发红,最后挺身将津液全数射进了宫里。

    一场激烈的**结束后,他亲了亲戴着钉的**,又往上移吻了吻她的脖子:“真乖。”

    —————————————————

    当逼着商商演非清白之身的新妇时:

    严少齐:真好玩。

    商商的内心活动:神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